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司考 >

日系游戏的“移民”问题游戏观察

时间:2018-09-11来源:漯河新闻网

导读:玩家在不同游戏、不同服务器之间流转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早在端游时代,国服玩家因为各种原因转战美服、台服的现象就层出不穷。在《魔兽世界》中,为数众多的国服玩家迁徙到台服和美服,常有因为刷金币、刷积分、请高端玩家或代打公司进入竞技场活动等破坏游戏平衡性的做法,导致有对大陆玩家封号的事件发生——而转战外服的原因非常简单——玩家从来都是不断地追逐内容更加丰富、更加自由、福利更加丰厚的地方。

  “朋友都转战日服了,国服的号闲置了,愿有价转让……”在一些日本代理的手游的论坛或者贴吧里,渐渐这样的帖子多了起来。

  玩家在不同游戏、不同服务器之间流转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早在端游时代,国服玩家因为各种原因转战美服、台服的现象就层出不穷。在《魔兽世界》中,为数众多的国服玩家迁徙到台服和美服,常有因为刷金币、刷积分、请高端玩家或代打公司进入竞技场活动等破坏游戏平衡性的做法,导致有对大陆玩家封号的事件发生——而转战外服的原因非常简单——玩家从来都是不断地追逐内容更加丰富、更加自由、福利更加丰厚的地方。


  现在这个现象也出现在移动游戏中了。但移动游戏和端游有所不同,大多数移动游戏无须宏大的世界观叙事,对语言要求能力并不高,大部分移动游戏甚至不需要玩家之间有特别强的社交互动——就算你语言不通、一个朋友都没有,仍然不妨碍你从服务器中寻找陌生的好友协助自己对战,或者与陌生人对战;此外,支付方式的问题则随着淘宝上各种代充服务得到相应解决。另外,相比之端游在转服时面临的网络环境、支付手段等麻烦,在移动游戏中转战外服也更为便捷:对iOS系统来说,有个日区账号就可以畅玩大部分免费游戏;对安卓系统来说,只要去渠道或者贴吧搜一下日服版游戏就好了(不排除一些游戏在下载或是玩耍是需要VPN),下载即玩,界面说明也很简单。

  杜逸是在去年国服公测的时候接触到《锁链战记》这款手机游戏的。在此之前,他的手机上大部分游戏是腾讯旗下的轻度游戏,比方说《雷霆战机》《节奏大师》,《锁链战记》是他手机上第一款相对来说比较重度的游戏。在身边大部分朋友已经弃坑不玩的时候,他还在孜孜不倦地做每日签到、清理日常任务。对他来说,这款游戏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战斗系统和卡牌立绘,不断地追逐更新更好看的卡牌是他最大的游戏动力。


  但三个月后,这个每天签到的忠实玩家选择卸载“锁链战记”,取而代之的是“チェンクロ”,《锁链河池癫痫病治疗医院战记》的日文客户端。即使他对日文一窍不通,也并不影响他扔下已经练了三个月的国服号,投奔外服。

  大概在杜逸投奔日服的一个月前,2014年7月17日,《锁链战记》日服更新了2.0版本,游戏的主线从大陆扩展到海洋,高等卡牌掉率也大大提升。即使2.0版本需要玩家打通1.0的主线任务才能正式开启,即使大多数玩家对日语一窍不通,但这并不妨碍国服玩家大批涌入日服。和国服相比,日服无论在游戏版本以及卡牌掉落上都更加丰厚实在。杜逸也听朋友们说,在日服的首抽更容易拿到一个好角色。


  当来自国服的玩家涌入日服的时候,除了反复建号以求刷出初始的好角色的所谓“刷初始”以及过新手教程,另外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好组织。一直在玩日系游戏的玩家则成了他们的引路人。大西瓜(化名)就是这些“先行者”的一员,作为日式游戏的爱好者,在卡牌游戏刚刚冒头的那段时间,他几乎玩遍了SE旗下的所有游戏。尤其是《扩散性百万亚瑟王》,作为一个从2012年游戏在日区上架就驻扎其中的老玩家,大西瓜见证了游戏的一步步完善的过程。2013年7月,盛大游戏作为这款游戏的中国代理商,在国内正式运营这款游戏。当时国服运行的是一个相对来完善的版本,它和早期的日服版本相比,修复了一些模式和机制的BUG,比方说PVE战斗中使用特殊卡组,配合故意掉线可以回复Battle Cost点、以及抓取数据包等诸如此类不足为外人道的技巧,但奇怪的是——游戏的主线内容依旧远远落后于日服。当《魔物狩猎者》和《扩散性百万亚瑟王》引进国内的时候,大西瓜并不想在国服新开一个号从头再来,因为“国服的版本延迟太多了,而且也喜欢日服的氛围”。

  大西瓜所谓日服的“氛围”,其实不外乎两个方面:游戏运营的体贴度和玩家之间的交流。对于玩家来说,不管是主动放弃还是被朋友吸引,从国服“移民”到日服的玩家都相当符合所谓重度玩家的定义——他们不怕麻烦,通过注册国外APP STORE或者在贴吧上下载安卓安装包,通过淘宝代充服务来满足自己的消费需求,更有类似大西瓜这样的玩家,会专门购买日本游戏杂志《Fami通》,收集游戏礼包和激活码。而日服在运营上并不是特别“贪婪”,这也是吸引大西瓜这样的国内玩家的重要点。

  大部分日系手游的主线较容易打通,一般三到五天就可以体验完游戏的核心玩法,所以大部分运营的习惯是不断推出各式各样的活动,避免玩家陷入玩无可玩的境地。日式Gacha游戏的活动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常见类型:全服排位、集点兑换、限时副本、庆祝活动。这些活动门槛并不一致,前三种一般会轮番在一到两个月内集中出现,保证玩家不会因为排位赛过于中医治疗癫痫的好方法疲劳(玩家对此有个术语“肝排位”),最后一种会在有比较大型的联动活动的时候出现,福利也格外丰厚。

  在游戏之外,还有一部分线下的礼包和限定卡牌。采访过程中,大西瓜向触乐网记者展示了海淘回来的《Fami通》。杂志中不仅包括了近期的游戏情报、制作人采访,对玩家最重要的就是游戏礼包。这些礼包一般以特典的形式出现,在游戏中会有专门的“Fami通App”入口,供玩家兑换。这些卡牌很多是用来收藏和组成特殊Combo,满足玩家的收集欲,有一部分追求完美的玩家甚至会买多本杂志,将限定卡牌强化到等级上限。所以,不管是随便玩玩的休闲玩家,还是较真的重度玩家,都能跟上游戏进度,拿到当期的活动卡牌。


  与这种活跃、丰满的游戏气氛形成对比的,是日系游戏在国服上的冷淡。一直在国服玩《三国志转珠大战》(日文名直译“拼战三国志”)的玩家老白对触乐记者抱怨说:“在国服,我找人对战就不是很容易。全服搜索即时对战的玩家都很难,10次有8次搜不到人,更不要说‘搜寻附近的玩家’了,想都别想。”而对战,恰恰是这个《三国志转珠大战》的整体乐趣中很重要的一环。

  此外,国内网络中对于游戏的深入分析、攻略也乏善可陈。“日本Wiki上随时能看到这个游戏更新的活动、新的掉落人物,甚至从哪个关卡能刷出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能找到,而国内的网站除了官网有一些游戏人物的介绍外,其他详细的东西都看不到。”老白说,因为这些原因,他也动了去日服继续玩这个游戏的念头。“毕竟人都乐意在人气更旺、服务更新的地方玩游戏嘛。”

  大西瓜对此也持相同的看法,除了SE的游戏之外,他也是《智龙迷城》《Line:迪士尼消消看》《勇者斗恶龙》等游戏的忠实玩家。他说:“除了游戏版本的问题,我总能在日区的榜单上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不像咱们这边的收费榜和免费榜,都没法看。”

  人在选择上的趋利避害,无非是一个天平。在天平国服的这边,有“注册方便”“支付方便”和“网速顺畅”的优势,但是又有哪些劣势导致这个天平在一些玩家的心中最终倒向了日服那边呢?答案不外乎——福利差、掉率低、游戏内容更新慢、运营问题多。

  当玩家们在游戏中有了不良体验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把矛头指向国服运营。特别是盛大、腾讯这些经常代理日本游戏的厂商,经常成为玩家口诛笔伐的对象,在玩家的描述中,这群“黑心”的国服运营商,问题频出、掉落堪忧,但在运营方看来,玩家对他们的抨击的事实背后,另有苦衷。

  正常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来说,日服更新一个游戏版本之后一般需要三个月以上来进行调整、稳定、在日本地区回收成本、证明吸金能力等过程;之后才会开始向中国大陆代理方提供有效率的技术支持,算上翻译以及其他一些本地化工作,又是三个月过去。所以,玩家至少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看到一个合格的本地化版本,如果把两地游戏推出的时间差计算在内的话,国服玩家现在很可能玩的是日服一年前玩过的东西。盛大旗下代理的游戏大部分都落后日服一个版本号。造成这一原因的,和日本企业的刻板流程不无关系,但是和端游不同,手游行业的严酷现实是:一款游戏在玩家手机中存活的时间很可能不超过三个月。在这3个月中,对这款游戏真正忠实的玩家,一定已经注意到日服丰富的活动和丰富的战术分析,并有很大几率转而流去日服了。

  针对这一现象,曾经在盛大游戏任职、一手促成了《锁链战记》国服引进和运营工作的张茗靖对记者说,版本落后的确是造成玩家流失的原因之一。尤其是《锁链战记》更新2.0版本以后,因为国服的更新不能与日服同步,造成玩家流失的现象比较严重,“这样下去就是在给日服义务打工。”他这样形象地比喻道。

  同属盛大游戏代理的《Love Live!》,玩家流失情况也很严重。百度“Love live”贴吧是国内“Love live”粉丝的聚集地之一,在这个常驻吧友达到8万人的贴吧里谈及“Love live手机游戏”,一般指代的都是日服;而在该贴吧的“手游帐号交易帖”,也明确规定了“禁止在本楼内交易国服账号”。而在另一个名为“Lovelive手游交易”吧的贴吧中,则交易的大部分是日服的账号,只有寥寥数个帖子标题和国服有关,但内容却是“国服账号,求转让”。

  根据张茗靖的经验,在版本更新迟滞的情况下,有三种情况可以留得住国服玩家:对日文不熟悉的或者希望得到完善的客户服务的玩家;由于国服的游戏版本比较老旧,这意味着所有玩家站在同一起跑线,在各方面都比较公平,从游戏内容上来说,还会吸引一些想要获得绝版卡牌的玩家;以及,在国服内购价格比日服便宜的情况下,玩家也是愿意在国服留下来的。

  实际上,这三种情况的落实也有难度——当玩家已经熟悉了国服的界面和操作的时候,可以依靠国服作为对照,来熟悉日服的操作;而对于绝版卡牌,并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有需求,丰富的游戏内容才是玩家的刚需;在大部分情况下,国服价格都要比日服价格要高,在少数平价的情况下,也会有“既然要花钱不如我去日服抽个爽快”“反正国服的掉率一定是调过的”这样的惯性思维。

  有的玩家选择离开,也有的选择留下。在百度贴吧里,我羊羔疯医院电话号码们还是能看到一部分玩家坚守在国服,问起来的理由无非是:“看不懂日文,也懒得折腾下载日服客户端。”玩《三国志转珠大战》的老白的说法也有一定代表性:“我玩这个游戏不只是刷人物,这个游戏的细腻之处很大一部分在于不同人物的语音台词还有三国背景的外传和主线任务的情节介绍,这些直接关系到玩游戏的那种醍醐味儿。我不懂日语,所以只要盛大还运营这款游戏,我就暂时还在中服玩。”

  对日服来说,他们虽然得到了来自大陆玩家贡献的下载量和活跃度,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玩家对日服的收入却没有明显影响。大部分普通玩家在游戏中的跨国支付通常是通过淘宝上的代充渠道,但谁也无法保证那些宣称“杜绝黑卡”代充卖家们是不是真的走正常的支付通道。

  “从收费设计到本地化策略,从市场推广方案到运营手法都不接地气”,这是DeNA游戏的中国区副总裁罗云在接受触乐记者采访时对日本代理游戏的评价,“无法根据中国市场、中国用户的需求进行快速适应,因此尽管产品品质不凡,但往往收入和人数表现不如一些‘下里巴人’的本地产品。”这些已经是行业内对日系游戏的公认看法。但是如何破局日系代理游戏的困境,却依然是摆在行业中的一个难题。

  张茗靖也给出了他个人的解决方案:“我对日本厂商的建议是——不要找代理商,直接自己在国内同步上内嵌中文的版本。有意在国内做更深度推广的,找相应的市场推广公司合作推广很大程度上就能解决。”

  另外也有成功的案例似乎在佐证着这一说法,曾经在今年暑假引起业内关注的《魔灵召唤》就是一例。这款韩国游戏除了对游戏内的文本进行汉化,自上线以后一直在畅销榜20到50名波动,在一批做了本地化修改的日韩代理游戏中尤为突出。有人曾经说这是一个非本地化案例的胜利,现在看来,游戏内容的同步更新恐怕也是这款游戏在中国区表现出色的重要原因之一。

  写到最后,笔者还想讲一讲自己亲自经历的一个小故事——在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直在《Love Live!》国服玩的学妹也下载了《Love Live!》的日服版,在撰稿期间,笔者总能听到学妹抽到各种“在国服没见过”卡片的感叹。一个周末过去,当我终于要给这篇文章收尾的时候,我问她:“自打下载了日服,你还上国服玩过吗?”她认真地想了想,说:“只有在日服体力用完的时候才会上国服瞅瞅。”

  你看,现实就是这样。

第一时间获取游戏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分析,请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下载安装移动客户端。即可获得游戏观察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优秀体验。

上一篇:2018ChinaJoy电子竞技大赛河南赛区热烈开赛!游戏观察

下一篇:首批Xbox one游戏机完成通关进入自贸区游戏观察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